手机访问 m.5aigushi.com

qg999钱柜娱乐_qg999钱柜娱乐手机版_qg777钱柜娱乐777官网登录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读者文摘 > 人世间 > 天堂太冷,我们不去

天堂太冷,我们不去

时间:2014-03-09 作者: 凤儿
      救女儿需要200万
 
  1998年,为了追逐动画梦想,家住郑州25岁的杜彦华开办了一家动漫公司“索易动画公司”。2000年,因为动画单本《金蛙》的制作,他认识了做幼儿美术教育的张秋,随后两人喜结连理。
 
  2007年,女儿杜娃娃出生后,杜彦华一有机会就编一些简单的故事讲给女儿听。娃娃3岁时,有一天在客厅里摆弄杜彦华不久前买的玩具城堡,玩得太认真,连爸爸下班回家跟她打招呼也不理,杜彦华一笑,盘腿坐在娃娃对面。看着高耸的城堡,无数的房间,密布在城堡周围的士兵、超人、蝙蝠侠等各路英雄,杜彦华挤在其中,给娃娃讲了一个猪娃娃机智脱困的故事。娃娃听得入迷,连城堡都忘了。直到听杜彦华说猪娃娃顺利逃出,她才呼出一口气:“爸爸,我也想像猪娃娃那样!”
 
  猪娃娃的故事是杜彦华根据娃娃的成长经历而制作的,所有的灵感都来自娃娃。杜彦华将这本口述童话小说命名为《猪娃娃历险记》。
 
  2013年1月10日,正在幼儿园上课的娃娃突然右腿膝关节剧痛不止,疼得大哭。老师赶紧通知杜彦华夫妇,杜彦华和妻子将娃娃带回家,娃娃却突然高烧到40℃,焦急中,他们立刻把娃娃送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们没什么大碍。两天后娃娃果然恢复正常,但从1月15号起,娃娃的右膝关节又疼起来,杜彦华夫妇只好带娃娃到医院骨科就诊。
 
  1月30日,医生给娃娃做了腰椎骨髓穿刺、多层CT检查,结果出来了:娃娃患了神经母细胞癌,病原体在肾上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86%。医生告诉他们,这种病,手术、化疗基本都没有用。言外之意,孩子只能在家等死。
 
  杜彦华不甘心,他带着女儿先后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和上海儿童医院,但医生的说法大同小异:孩子熬不过两个月,生物疗法或许能为娃娃提供一线生机,但孩子必须在两个月内接受治疗。
 
  杜彦华立即给北京生物基肽药物治疗专家打电话,得知针剂注射治疗两个疗程四期可以基本控制病情,生存率比较高,然而高额的治疗费用让杜彦华望而却步:第一疗程两期100多万,第二疗程两期也要100万。杜彦华的家庭仅算是小康,200万不啻为一个天文数字。
 
  天堂太冷,我们不去
 
  抱着娃娃,摸着她柔嫩的面颊,想着明年此时,不知娃娃身在何处,“不如跟娃娃一起去死!”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杜彦华心头一震,娃娃这么可爱,自己怎么忍心下手?那不如等娃娃走了自己再自杀。可死都不怕了,还怕筹钱吗?
 
  杜彦华开始四处借钱,然而忙了一个多星期,只借到10来万,离200万差得太远。
 
  2月9日,面对大把大把的药片,娃娃气愤地喊:“为什么我已经吃了那么多药还没好!”看着娃娃满眼的不平,杜彦华与妻子不知用什么言语安慰她,只能紧紧地抱住她。
 
  朋友劝他:“不如向社会募捐吧!”杜彦华愤然回答:“我怎么能拿我娃的病去炒作!”朋友也生气地说:“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孩子的命重要?”杜彦华不说话了。
 
  与娃娃一起做的漫画早已停止,一天,娃娃突然问:“爸爸,你好久没有给我讲猪娃娃的故事了。如果我死了,你还会画猪娃娃的故事吗?”娃娃的问题让杜彦华忍不住抱着娃娃哭出来,杜彦华开始继续创作猪娃娃的故事:“一条有剧毒的蛇在猪娃娃睡觉的时候咬伤了她,第二天早上猪娃娃就不能下床了,医生们束手无策,猪娃娃只能活10天了,有一位厉害的医生告诉人们,想要得到解药,必须打败巨龙。人们都沉默了,这时候,猪爸爸站了起来……”
 
  故事讲了许久,娃娃突然打断爸爸说:“可是猪爸爸很胆小,又贪吃!”“没关系,因为猪爸爸吃了一颗很神奇的药丸,就一下子变得勇敢聪明起来!”杜彦华说。娃娃眼里闪着光芒:“爸爸,你也会像猪爸爸一样为我找解药,对吗?”娃娃对生的渴望,让杜彦华最终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杜彦华就开始向朋友们表示他愿意接受社会援助。曾经在一起学习的国家原创动漫高研班的同学们就开始在网上发微博求助。2月27日,杜彦华写下了一则长微博,将娃娃生病的过程,以及自己接受社会募捐的心路历程写了出来,并制作了一段感人肺腑的配音动画《娃娃,天堂太冷,我们不去》,还将《猪娃娃历险记》一章一章贴到网上。
 
  杜彦华和娃娃的故事感动了万千网友。短短几天,就募集到了20多万。
 
  娃娃的疼痛加剧,每夜哭喊:“我好疼,求求你了,爸爸,救救我……”张秋躲在医院走廊哭得几乎站不住,她靠在丈夫胸口颤抖着说:“我们……把娃娃拍下来……我怕……以后再没机会看她。”杜彦华不能自已,他抬眼望去,前方是望不到光的黑暗。
 
  一天晚上,娃娃输完血,疼得哭叫,杜彦华安慰她:“娃娃别叫,你看隔壁床的阿姨都睡觉了。”“爸爸,我不想喊,我快撑不住了……救救我……”痛苦、隐忍、悲伤、委屈写在这个不满6岁的孩子脸上,杜彦华紧紧地抱住娃娃,亲她的脸庞,贪婪地闻着娃娃身上的味道,听着娃娃的声音,温暖的呼吸此刻都成了弥足珍贵的安慰。
 
  疼痛稍减,娃娃的精神就会好一点,她低声对陪着自己的妈妈说:“在医院,我就像个小动物,天天被关在动物园里。”看着情绪低落的娃娃,杜彦华尽量让声音充满激情,他清了清嗓子说:“娃娃,你看猪娃娃,她也跟你一样呢,现在都已经过去5天了,她没有办法走路,所有的药都没能让她好起来,毒发作的时候,她特别疼,应该跟娃娃一样疼,但是一想到猪爸爸在为她的解药努力,她就努力撑着,在床上等着猪爸爸回来……”听了杜彦华讲的故事,娃娃果然精神了一些,仿佛自己就是猪娃娃,疼痛也减轻了。
------分隔线----------------------------